您所在的位置:王人信息门户网>综合>韦博英语大量关门 学员痛诉不还钱还要上征信 教育分期风险的锅

韦博英语大量关门 学员痛诉不还钱还要上征信 教育分期风险的锅

2019-10-30 20:17:47 来源:王人信息门户网

《经济观察》记者王涵和老英英说,“8月底,我报名在上海七宝韦伯学习英语,总费用为36800元。目前,我只上过不到10堂课,要支付3万多笔分期付款。我现在不仅不能上课,而且还面临着偿还1380元的压力。”10月10日,20出头的大学生杨晓蓉告诉《经济观察报》。

杨晓蓉并不孤单。从9月底开始,韦伯英语北京及其遍布全国的门店经历了一波关闭浪潮。校园员工的工资被推迟了。大量学生正在与韦伯协商申请退款程序。

这位20岁的培训巨头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突然大面积关门,花费数万元来学习英语,有分期贷款的学生将面临不还钱而是去征信机构不还钱的困境。面对“退课还贷”的现状,教育领域的财务风险该由谁来承担?

对韦伯商店的直接攻击:老学生仍然默认继续招收新生,尽管他们没有办法抱怨。

这件事以一项声明开始。9月28日,一名自称“尽责的韦伯英语员工”贴出通知称,韦伯英语北京将宣布破产,北京的中心已经以翻新或系统升级的名义停止运营,没有地方收回学生会员费或员工工资。后来,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在成都的三个校区关闭的消息也传出去了。校园员工还被拖欠几个月的工资。已经支付费用的学生自发建立聊天小组,并要求退款。

韦伯英语成立于1998年,在中国和美国、英孚和华尔街被称为“英语培训四巨头”。其主要业务是注册资本1000万元的上海韦伯教育培训有限公司。据韦伯英语官方网站信息,截至2018年7月11日,韦伯英语在全国62个城市拥有154个培训中心,旗下有三大教育品牌:韦伯英语、韦伯快乐豆儿童英语和韦伯Hi英语。

杨晓蓉告诉记者:“我已经加入了很多维权团体,并找过教育局等部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消息。登台平台至今没有回应。韦伯的工作人员给了我一张要填写的表格,这样我就可以申请退款,甚至拒绝直接进入法律程序。”

记者联系了上海任光、徐汇等韦伯校区,发现所有课程都已停课,只有少数员工登记退款。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学生的学费全额支付的数量很少,主要依靠银行信用卡或消费金融公司进行分期贷款,期限从1年到2年不等。一般来说,单个商店的分期付款订单数量占70%,而一些住宅区的分期付款订单数量占近90%。仅记者参观的徐汇店就涉及总金额超过5000万元。

在中国南方,韦伯英语的业务有点“清晰”。

10月10日下午1点左右,记者以学生身份抵达位于广州市中心的韦伯学习中心。尽管中心很拥挤,但仍然开放。该中心的一名培训顾问告诉记者,广州的韦伯目前运行正常。此外,他还向记者介绍了韦伯的班级收费模式。每个学生的班级收费半年后开始,可以由与韦伯合作的金融机构全额或分期支付。如果选择分期付款的学生必须支付十分之一的学费作为押金,剩余的钱可以分期偿还。

记者注意到,有许多金融机构与韦伯合作,如广发银行、兆联消费金融、JD.com、杜晓曼等。而一些媒体指出,一些韦伯学生在签约时抱怨并被诱导签署了2万元至4万元不等的贷款协议。对此,10月10日,CGB信用卡中心回复《经济观察报》记者,称我行关注近期媒体对韦伯英语的报道,暂停了韦伯英语的分期付款业务。“我行首次与韦伯英语沟通,要求妥善处理,保护相关学生的合法权益。如果韦伯未能妥善处理此案,学员在投诉过程中将需要向工商、市场监管等部门提供CGB的相关支付凭证,我行将全力配合。”广发银行表示。

同一天,兆联消费金融回应称,目前兆联消费金融和韦伯英语合作所占比例相对较小,不影响公司的正常业务。关于最近关于教育培训机构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的在线报道,新闻部与韦伯英语进行了多次沟通。北京的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就此事发布了“学生安置计划进度通知”,对客户希望复课和退款的情况给出了详细说明。兆联消费金融将督促并协助韦伯英语妥善处理与本部门相关的学员,全力协助客户维护其合法权益。

此外,京东的JD.com数码事业部和杜晓曼的富华对此没有回应。

根据兆联财务回应中提到的“学生安置计划进展通知”(Progress Notice on Student Plan),北京韦伯持续的管理不善和严重亏损阻碍了校园和教学服务的正常运转。学生可以在学校登记退款。该公司正试图吸引新的投资者(甚至学生)加入并注入资金,用债务换股权,与房东谈判业务等。

上述培训顾问告诉记者,学费肯定可以退还。如果某个培训顾问说他不想扣除奖金,他就会作弊。“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我会帮助我自己的学员处理退款事宜,但我不确定其他培训顾问会如何对待自己的学员。”他告诉记者,事件发生后,该公司的高级管理层仍在“灌输”这样一种理念,即不管外界消息如何,新生应该像往常一样获得金钱和奖金。

谁将为现场上演的风险买单?

“如果我不还钱,我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得到贷款,”杨晓蓉直言不讳地说。她进退两难。“我们现在希望与分期付款平台协商暂停还款,但这非常困难。”

事实上,像杨晓蓉这样的想法是大多数学生的心理。谁将为演出现场带来的风险买单?

一位资深消费金融从业者告诉《经济观察报》(Economic Observer):“委托支付是指贷款人根据借款人的提款申请和支付委托,按照约定的目的向借款人的交易对象支付贷款资金,借款人分期或一次性偿还贷款给贷款人或金融机构。其目的是降低挪用贷款的风险,但如果该机构中途退出,就会面临风险。”

上述人士说:“虽然教育服务的舞台场景不错,但更具包容性。一些公司实际上不愿意做这项业务。利润微薄,甚至会造成损失。价格不高。与其他盈利领域和企业相比,这不是最佳选择。”

诚然,降低培训门槛原本是所有人的一项重大举措。在整个闭环中,金融机构获得金融情景和兴趣,培训机构扩大人口,现金流充裕,学生以负担得起的方式学习。“很难说谁会为风险买单。这取决于合同。一般来说,组织可以说客户借钱购买教育,教育任务是否完成与他们无关。顾客会说你团结一致。既然教育还没完成,我就不还钱了。”华南银行零售风险主管告诉《经济观察报》,这种提前还款风险取决于机构风险、基金管理、存款等。单个客户是否还钱不是大风险,机构逃跑的风险更大。

至于风险防范措施,他表示,与企业业务类似,根据组织的判断,有必要确定分期付款总额、辅助等监控管理措施。

苏宁金融学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告诉记者,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分阶段控制教育运营的困难不是借款人,而是教育培训机构。如果培训机构不能按照承诺提供服务,学生和借款人的利益将受到损害,这将极大地影响他们的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金融机构不仅会遭受严重损失,而且在许多情况下还会面临声誉风险,形成两败俱伤的局面。

仅根据雅思离线英语培训小组发布的数据,2018年43.5%的学员使用分期贷款,占总收入的42.2%。那么,教育机构是否存在过度依赖金融产品的问题?

对此,国家金融发展实验室特别研究员董希淼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只要相关机构不隐瞒事实,不捆绑销售,不误导推荐,不存在欺诈,向用户推荐正式金融产品不违反相关规定,也不存在过度制作金融产品的问题。至于金融产品的选择,是否使用,以及如何使用,都是学员的问题。”

董希淼表示,金融机构只提供金融产品和服务。只要产品本身没有问题,金融机构和合作机构之间也没有违法行为,就没有义务对金融机构承担责任。然而,金融机构本身在选择合作伙伴时应该更加谨慎。

薛洪言还向记者补充道:“对于金融机构来说,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提高合作门槛,只与头部培训机构合作。然而,缺点是头部培训机构竞争激烈,业务空间有限。为了扩大规模,他们仍然需要与二级和三级培训机构打交道。因此,真正有效的方法是加强过程管理和贷后管理,不仅要监控借款人,还要监控教育机构。总的来说,这个风力控制的难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大多数金融机构对教育的分阶段运作敬而远之。市场渗透率仍有很大提高空间。”

相关内容推荐
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