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王人信息门户网>文化>林风眠:被现代美术史遗忘,但也绕不开的人

林风眠:被现代美术史遗忘,但也绕不开的人

2019-11-13 12:06:20 来源:王人信息门户网

1900年秋天,林风眠出生了。

他像世界上孤独的野鹅一样悄悄地飞到了旧中国。

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妈妈离家出走,一生都没有见到她。

他长大后,第一任妻子死于分娩。第二任妻子也离开了家。

他一直孤独到晚年。

孤独是林风眠生活的背景,所以他不得不将这种悲伤融入艺术

有人说林风眠是一个被现代艺术史遗忘的人,但他也是一个不可回避的人。

当现代艺术的浪潮袭来,中国仍然无知时,林风眠打破了障碍,真正将中国诗歌与西方色彩融为一体。

他敢说:你没有走我走的路。没有空前数量的朋友。

他是中国美术学院的首任院长,也是迄今为止最年轻的美术学院院长。

他是大师的老师,陶立天,吴冠中,穆欣,艾青,赵无极和朱德群。......

他毕生致力于蔡元培的“以美育代宗教”,试图用艺术唤醒我们的精神人格。

像那个时代的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林风眠来到法国工作和学习,然后在法国艺术界声名鹊起。

1925年,蔡元培邀请他回来担任中国美术学院首任院长。

25岁的林风眠认为他可以“打破中西界限,协调中西艺术”,但无法预见命运的变化。

当他回到家时,他把西方绘画部和国家绘画部合并成一个绘画部。他邀请周作人、郁达夫等人教授文学,法国画家佛罗多教授西方绘画,齐白石教授中国传统绘画。

就像他画的苍鹭一样,当秋风吹过芦苇时,它决心逆风飞翔。

艺术界的文人互相鄙视,互相排斥。当林风眠邀请齐白石教书时,正统的中国画家嘲笑齐白石是一种肮脏野蛮的方式,甚至说如果齐白石从前门进入学校,他们就会从后门出去。

后来,他举办了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展览。然而,由于讽刺现实,有人声称射杀了林风眠。军阀称之为腐败,因为他们使用人体模型。

旧文化是强大的,自由之风仍然微弱。

1927年夏天一个晴朗的月夜,林风眠辞职离开了。

辞职后,林风眠南下杭州。蔡元培再次邀请他担任杭州艺术学院院长。

在美丽的西湖边,林风眠真的度过了十年的稳定时光。

他因材施教,遵循好的建议。

这个学生画得太冷静了,他说,“画之前喝点酒没什么坏处,然后就会变得狂热。”

学生不能画它,他说,"读一些关于文学、哲学和历史的书",或者"如果你不能画,就不要画,出去玩吧。"

艾青是林风眠的学生。林风眠看着他的画,告诉他,“去外国。你在这里什么也学不到。”

在短短十多年的时间里,他用画笔跨越了中西的鸿沟,涂抹了古今的界限,用自己的力量与旧中国的残余势力作战,培养了吴冠中、赵无极等艺术大师。

但就在这时,卢沟桥传来枪声。日本军队入侵中国,抗日战争爆发了。

1939年,林风眠被迫迁往重庆。他又飘了起来,像苏子碧下飘渺的孤独影子,挑出所有冰冷的树枝,拒绝生活。

他与世隔绝,辞去了工作,与主流艺术界的人没有交往,独自在嘉陵江附近的仓库里继续他糟糕的艺术生涯。

这是一栋低矮的房子,土墙变黑,泥土粗糙,木门破旧。但是它干净整洁,有一张白色的木桌子,一个笔筒和几幅水墨画。有菜刀、案板和油瓶。

林风眠洗衣服,买菜,用生炉子做饭,这让他非常担心。他没有改变主意。

40岁的林风眠隐居,专注于绘画。色彩在纸上流动,灵感猛烈爆发,每天画近100幅画。

他的“风眠体”形成了。它改变了传统的水平卷轴和使用方形宣纸。它没有画出巨大的山峰,只描绘了特写镜头。

今天再见。他的作品包括中国传统水墨画和西方绘画。生动的线条是敦煌壁画的意境,浅色和深色是对西方经典的继承。

他画的苍鹭和小鸟孤独而紧张,邱琳荒凉而壮丽,渔船悲伤而安静。

战争和流离失所的蔓延给了林风眠更广泛的创作意识。

林风眠这样说:“你必须真正活着去体验中国亿万人民的生活。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品味人类,你的作品才会有真正的生命力。”

他走进贫困的苦难,走进孤独的激流,感受着悲惨的人们和破碎的山川。

因此,在他的睡眠中总会有一丝悲伤和飘渺的温柔。

关心他人。

新中国成立后,林风眠的抒情艺术与全面革命不合拍。

研究林风眠的郎邵军说:“在那个时代,林风眠的孤独来自他不合时宜的处境。”

他仍然是孤独的霜,如墨鹭鸟,诗意凄凉,冷清忧伤。

林风眠住在上海,过着悲惨的生活。当他五十多岁时,他的妻子和女儿去了巴西,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

当他孤独时,艺术是唯一的安慰,但当他沉浸在艺术中时,十年灾难的风暴已经来临。

1966年,林风眠决定销毁大量从重庆带回的作品。

大火爆发了,照片被撕成碎片扔进了火里。纸灰化为白烟,飘出窗外。撕掉照片,浸泡在水中,捣碎,冲洗到马桶里,颜色溶解到污水中,顺长江而下。

一幅画越漂亮,就越会像灰色一样燃烧。这幅画的构图越精致,就越像浆糊,讽刺和荒谬。

在那个血腥的夜晚,他什么也没说,坚定不移,似乎哭着笑着,气氛凝重。最后,他说,“我终于画出来了!”

他因此烧掉了他一生一半的工作,摧毁了他一生的理想。

很像林黛玉燃烧的手稿,一个是冷月,另一个是谷宏,这正是《红楼梦》中的一句话:越过冷池中的鹤影,埋葬冷月中的花魂。

林黛玉领先,林风眠也领先。

时代比林风眠走得慢。他曾经说过,“我就像一个狮身人面像,坐在沙漠里。伟大的时代一个接一个地过去了,我仍然不动。”

每个走在时代前面的人注定是过时的,并且会一辈子孤独地回到雪地上。

晚年,林风眠定居香港,隐居生活。他用自己的记忆一个接一个地重绘被烧毁的作品。

他印象最深的是西湖:西湖像一面镜子,山雀低飞,芦苇摇摆。所以他画了许多“芦苇飞雁”。

1991年,水边只有一个孤独的巨人,野雁在歌唱。画笔的颜料在纸上变干了,并且永远保持不变。绘画大师跳入风中,在风中休息。

顾名思义,林风眠。

苏东坡写道:“人生就像无所不知。这应该像在雪和泥中飞行一样。”

是的,生活的镜子充满了水,命运会改变一千次。苦难和孤独,辉煌的成就,却让洪飞穿过雪泥,空空如也地留下斑驳的泥爪。

难得的是,林风眠在岁月的沉浮中尝遍了所有的色彩,咽下了所有的孤独。最后,他仍然纯洁而温柔。画中的风景依然明亮绚丽,人物依然干净纯洁。

他画了无数灰色的生活故事。

他的静物是对一切的依恋。一个美丽女人的照片对世界很温柔。邱琳地图是自然的雕塑。

另一方面,洪飞的形象是生活的表现。

林风眠终于达到了他想要的理想。没有中国或西方,没有古代或现代,只有纯粹的绘画和勇敢的心。

也许艺术就像生活,它越孤独,就越纯洁。

当我写完这篇文章时,广州已经是秋天了。

秋分后,白天晴朗,夜晚凉爽。在这个亚热带地区,它仍然是绿色的。抬头看着广阔的钢铁丛林,我有点失望。我看不到邱琳的秋鹭,摇曳的芦苇和师父描述的白云。

但有那么一刻,我离他的世界很近。感受纯粹的温柔和温和的温暖足以抵御生活中的孤独和不幸。

我们像他一样。

我一生都在努力追求一个理想。

即使你很孤独,也要温柔。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 河北快3

相关内容推荐
最新文章
瑞金叶坪村:见证“毛主席”这个称谓的诞生
瑞金叶坪村:见证“毛主席”这个称谓的诞生

叶坪革命旧址群位于位于江西省瑞金市叶坪乡叶坪村,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诞生地,也是全国保存最为完好的革命旧址群之一。为防止敌机侵扰,这场阅兵典礼特意安排在11月7日早晨7点举行。叶坪革命旧址群——见证“[详细]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